ag网上真人娱乐

来源:mtk收购mstar  作者:   发表时间:2020-08-13 19:50:40

    这是在较为恶劣的大环境中的另一种投资思路,寻找更优质的标的下重注。  被动式投资(Passiveinvestment):被投企业与CVC母公司在战略与业务上,均不存在联系,投资纯粹为寻求财务回报。  二者的共同特点是投资范围与类型都非常全面,投资方式涵盖了驱动型、补充型、期权型。

    腾讯在2011年成立了投资规模为50亿元的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开启投资系统化的布局,在大文娱、大消费、金融科技、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医疗等领域都有布局,投资公司包括美团、拼多多、快手、斗鱼、猿辅导、新氧等,形成了大把撒钱“买买买”的投资风格。母公司利用被投企业尝试新商业模式,进入新商业领域,开放新备用技术。但相较之下,阿里巴巴的风格更为强硬,大多采用单独投资或领投的主导型投资策略,多次通过逐步增加持股比例的方式收购被投项目,包括高德地图、UC、优酷、饿了么等。

    这背后,帮助BAT在资本棋局中下子的是企业的CVC(CorporateVentureCapital,企业风险投资)团队。但中小型独立VC机构,没有母公司支持,在疫情之中面临着一场大清洗。华为在2019年4月成了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至今已完成十笔投资,主要集中于智能硬件领域。

    京东战投部的大规模出手开始于2016年左右,至今已进行了超过100笔对外投资,主要集中于京东老本行电商领域,在永辉超市、唯品会两个案例上收获颇丰,也在易车和途牛上栽过跟头。  BAT三大巨头通过CVC敏锐捕捉市场机会,发现并扶持了一批企业的成长。  被动式投资(Passiveinvestment):被投企业与CVC母公司在战略与业务上,均不存在联系,投资纯粹为寻求财务回报。

    腾讯在2011年成立了投资规模为50亿元的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开启投资系统化的布局,在大文娱、大消费、金融科技、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医疗等领域都有布局,投资公司包括美团、拼多多、快手、斗鱼、猿辅导、新氧等,形成了大把撒钱“买买买”的投资风格。华为在2019年4月成了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至今已完成十笔投资,主要集中于智能硬件领域。  但相比VC机构们普遍惨淡的募投成绩,CVC在今年表现出来的投资趋势各不相同,背后原因也更加复杂。

    在母公司业绩、财务状况皆表现良好的情况下,腾讯CVC的生存境况与传统VC大相径庭,无需承担过多压力,也依旧有足够的资金实力继续进行大规模投资。  阿里巴巴今年在对外投资上表现得尤为慎重,投资方向围绕着智能技术、电商、物流等与自身业务联系更加紧密的领域。  但相比VC机构们普遍惨淡的募投成绩,CVC在今年表现出来的投资趋势各不相同,背后原因也更加复杂。

    在大小巨头的示范作用下,CVC已经成为了有一定体量的企业标配,甚至不少公司自身还是独角兽,也开始出手投资同领域其他初创企业,如商汤科技在5月份就领投了对AI教育机器人企业轰轰机器人的3000万元A轮融资。此前,携程在战投上其实就有着频繁出手,从2010年起,对外投资有56起,投资范围集中在酒店、民宿、餐饮、航空等旅游领域。蚂蚁金服对外投资的规模同样缩水,今年投资数量为6,投资金额为17.2亿元,去年全年投资数量达到28笔,投资金额为37亿元。

  20年间,一边是互联网浪潮兴起,中国企业的体量与资本实力飞速增长;一边是资本市场起起伏伏,年初的疫情让近年来本就处于寒冬中的资本世界雪上加霜。  二者的共同特点是投资范围与类型都非常全面,投资方式涵盖了驱动型、补充型、期权型。小米对外投资的高潮在2014年,投资总金额达到47亿元,大举加码文娱,以12.2亿美元战略投资优酷,并在同年分别向爱奇艺和迅雷投资超过10亿元人民币。

  胡宁峰在去年9月份表示,未来许多集团战略将由战略投资部来推进,业务部门和战投部门推进的投资比例将会是“一半一半”。  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也在进行独立的CVC投资,投资类型会更为垂直,主要在金融与企业服务领域进行驱动型投资,也会在结合支付场景寻找优质标的,进行补充型投资。  背后原因之一是,母公司腾讯在疫情之下业务并未受到过多不利影响,反而吃到宅经济红利,第一季度实现破千亿营收,同比增长26%,实现净利润达到27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9%。

    进入2020年,疫情让中国VC市场更为艰难,募投退活跃度均创下2017年以来新低纪录。  二者的共同特点是投资范围与类型都非常全面,投资方式涵盖了驱动型、补充型、期权型。  关于CVC的目标与作用,哈佛大学教授Chesbrough在战略及财务两个目标维度下,结合母公司与被投公司经营契合度,将CVC投资分为四种方式:  驱动型投资(Drivinginvestment):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当前战略及业务有着紧密联系。

  因此,CVC具有资金来源更稳定、存续周期更长的天然优势,在市场环境变化中,也表现出更强的抗风险能力。此外,短视频也是腾讯近年布局的重点,且占比不断扩大,腾讯对快手的投资额或超12亿美元。其投资策略从早期专注内容与社交领域,逐步向教育、汽车、电商等流量变现场景,以及2B领域转型,并且非常看重海外布局,投资思路与业务联系紧密。

    在母公司业绩、财务状况皆表现良好的情况下,腾讯CVC的生存境况与传统VC大相径庭,无需承担过多压力,也依旧有足够的资金实力继续进行大规模投资。华为在2019年4月成了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至今已完成十笔投资,主要集中于智能硬件领域。蚂蚁金服对外投资的规模同样缩水,今年投资数量为6,投资金额为17.2亿元,去年全年投资数量达到28笔,投资金额为37亿元。

    近期,因疫情表现惨淡的携程成立一家创投公司,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仍加码CVC。  结合这一模型理解贺志强所说的“新一代CVC格局更为宽广”,实质上是指CVC的投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补充式投资与期权式投资正逐步取代驱动型投资,成为更有长期价值的投资方式。  2018年5月,在DEMO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的舞台上,创业邦联合腾讯、高通、联想、三星、美团、小米等知名企业的投资部门或投资子公司共同成立了企业创投联盟,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晖、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担任首任联席理事长。

    如果将市场限定在科技互联网范围内,近几年中,几乎所有新崛起的知名企业,背后都站着BAT的身影,其中滴滴、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等曾在BAT帮助下成长的企业,甚至反又对BAT形成了一定威胁。  如果将市场限定在科技互联网范围内,近几年中,几乎所有新崛起的知名企业,背后都站着BAT的身影,其中滴滴、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等曾在BAT帮助下成长的企业,甚至反又对BAT形成了一定威胁。截至2019年10月,蚂蚁金服CVC累计投资金额约为643亿元,累计投资案例约153件。

    背后原因之一是,母公司腾讯在疫情之下业务并未受到过多不利影响,反而吃到宅经济红利,第一季度实现破千亿营收,同比增长26%,实现净利润达到27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9%。2017年,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了14个项目,投资金额达到18.5亿元。胡宁峰在去年9月份表示,未来许多集团战略将由战略投资部来推进,业务部门和战投部门推进的投资比例将会是“一半一半”。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VC机构共新募集80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数量同比下降51.2%;新增资本量为267.9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0.9%;平均募资规模为3.35亿元人民币。但比传统VC幸运的是,只要母公司还有一息尚存,休养生息之后,其CVC依旧有用武之地。胡宁峰在去年9月份表示,未来许多集团战略将由战略投资部来推进,业务部门和战投部门推进的投资比例将会是“一半一半”。

    但同是背靠巨头的阿里巴巴CVC,今年的投资规模却有明显的缩水,至今只进行了7笔对外投资,总金额为4.1亿人民币,而去年全年总共完成了33笔投资,总金额达到48.4亿元。  阿里巴巴CVC投资重点则更偏向电商,在企业服务、文娱传媒等行业也都有布局,与腾讯一样,投资范围与类型都相对广阔。  与阿里巴巴一样,采取谨慎态度的有京东,今年只进行了3笔投资,相较2019年全年17笔的投资数量大幅下降,但投资金额反而超过去年全年,单笔投资金额大幅上涨,其中,对凯撒旅游的投资金额达11亿人民币,对国美零售的投资金额达1亿美元。

  20年间,一边是互联网浪潮兴起,中国企业的体量与资本实力飞速增长;一边是资本市场起起伏伏,年初的疫情让近年来本就处于寒冬中的资本世界雪上加霜。此前,携程在战投上其实就有着频繁出手,从2010年起,对外投资有56起,投资范围集中在酒店、民宿、餐饮、航空等旅游领域。  BAT之中,百度的投资策略更为特别,投资金额及数量虽有不及,但在2016年成立百度风投之后,在人工智能领域落地颇多。

    “BAT就像天上的神仙,神仙在看人间打仗。  总的来说,CVC已经大小企业们巩固优势、完善生态、扩大版图的必选项,随着各自企业的成长与资本实力的增强,CVC的投资类型在从驱动型向补充型、期权型转变。根据私募通数据,2019年中国CVC投资案例数为705起,同比下降17%,投资金额1139.13亿元,同比下降41%。

    背后原因之一是,母公司腾讯在疫情之下业务并未受到过多不利影响,反而吃到宅经济红利,第一季度实现破千亿营收,同比增长26%,实现净利润达到27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9%。”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这样形容这充满了隐喻的一幕。但相较之下,阿里巴巴的风格更为强硬,大多采用单独投资或领投的主导型投资策略,多次通过逐步增加持股比例的方式收购被投项目,包括高德地图、UC、优酷、饿了么等。

    小米是同体量公司中CVC最为活跃的之一,投资超过270家公司,投资主战场有文娱与硬件。  字节跳动是近年最值得瞩目的新兴巨头,它也在不断通过投资来巩固自身地位。今年小米已经完成了19笔投资,超过2018年全年,投资金额达到7.2亿,已完成去年全年投资额的57%。

    如果将市场限定在科技互联网范围内,近几年中,几乎所有新崛起的知名企业,背后都站着BAT的身影,其中滴滴、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等曾在BAT帮助下成长的企业,甚至反又对BAT形成了一定威胁。但比传统VC幸运的是,只要母公司还有一息尚存,休养生息之后,其CVC依旧有用武之地。此前,携程在战投上其实就有着频繁出手,从2010年起,对外投资有56起,投资范围集中在酒店、民宿、餐饮、航空等旅游领域。

    BAT三大巨头通过CVC敏锐捕捉市场机会,发现并扶持了一批企业的成长。与传统VC不同,CVC一般是非金融企业设立的独立投资子公司或者投资部,从CVC大部分的投资决策中,都能窥见其母公司的战略意图。  背后原因之一是,母公司腾讯在疫情之下业务并未受到过多不利影响,反而吃到宅经济红利,第一季度实现破千亿营收,同比增长26%,实现净利润达到27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9%。

    疫情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愁  CVC作为VC的另一种存在形态,其发展趋势与VC市场走向及国内整体经济环境有着紧密联系。胡宁峰在去年9月份表示,未来许多集团战略将由战略投资部来推进,业务部门和战投部门推进的投资比例将会是“一半一半”。  关于CVC的目标与作用,哈佛大学教授Chesbrough在战略及财务两个目标维度下,结合母公司与被投公司经营契合度,将CVC投资分为四种方式:  驱动型投资(Drivinginvestment):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当前战略及业务有着紧密联系。

  有戏言说,腾讯和阿里巴巴投出了半个互联网——这一说法当然不算准确,但腾讯和阿里巴巴确实通过投资手段,深刻影响着整个互联网世界的商业格局与走向。  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也在进行独立的CVC投资,投资类型会更为垂直,主要在金融与企业服务领域进行驱动型投资,也会在结合支付场景寻找优质标的,进行补充型投资。今年小米已经完成了19笔投资,超过2018年全年,投资金额达到7.2亿,已完成去年全年投资额的57%。

  与传统VC不同,CVC一般是非金融企业设立的独立投资子公司或者投资部,从CVC大部分的投资决策中,都能窥见其母公司的战略意图。  疫情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愁  CVC作为VC的另一种存在形态,其发展趋势与VC市场走向及国内整体经济环境有着紧密联系。  与阿里巴巴一样,采取谨慎态度的有京东,今年只进行了3笔投资,相较2019年全年17笔的投资数量大幅下降,但投资金额反而超过去年全年,单笔投资金额大幅上涨,其中,对凯撒旅游的投资金额达11亿人民币,对国美零售的投资金额达1亿美元。

  蚂蚁金服对外投资的规模同样缩水,今年投资数量为6,投资金额为17.2亿元,去年全年投资数量达到28笔,投资金额为37亿元。  结合这一模型理解贺志强所说的“新一代CVC格局更为宽广”,实质上是指CVC的投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补充式投资与期权式投资正逐步取代驱动型投资,成为更有长期价值的投资方式。  在今年一月初完成两笔企业服务及电子商务领域的投资后,阿里巴巴的战投就随着疫情形势发酵按下了暂停键,直到4月才重新出现投资动作,分别投资了英国酒店AI价格预测和收益优化技术开发商Hotelmize、印度生鲜杂货电商平台Bigbasket、智能终端销售服务提供商爱施德、物流服务商韵达、智能工业解决方案提供商飞象互联。

    2014年,在“双创”引领下创业热潮兴起,带动VC市场大幅增长,同时,各家企业开始大举撒币,中国CVC在此时迎来爆发机会,开始崭露头角,并在此后几年影响力与日俱增,2016年投资案例数量达到4032件的峰值,投资金额继续逐年上升,在2018年达到5393亿元。但相较之下,阿里巴巴的风格更为强硬,大多采用单独投资或领投的主导型投资策略,多次通过逐步增加持股比例的方式收购被投项目,包括高德地图、UC、优酷、饿了么等。与传统VC不同,CVC一般是非金融企业设立的独立投资子公司或者投资部,从CVC大部分的投资决策中,都能窥见其母公司的战略意图。

    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也在进行独立的CVC投资,投资类型会更为垂直,主要在金融与企业服务领域进行驱动型投资,也会在结合支付场景寻找优质标的,进行补充型投资。但相较之下,阿里巴巴的风格更为强硬,大多采用单独投资或领投的主导型投资策略,多次通过逐步增加持股比例的方式收购被投项目,包括高德地图、UC、优酷、饿了么等。6月5日,即时零售商达达集团在美成功上市,成为京东战投史上又一新战绩。

    “BAT就像天上的神仙,神仙在看人间打仗。20年间,一边是互联网浪潮兴起,中国企业的体量与资本实力飞速增长;一边是资本市场起起伏伏,年初的疫情让近年来本就处于寒冬中的资本世界雪上加霜。但比传统VC幸运的是,只要母公司还有一息尚存,休养生息之后,其CVC依旧有用武之地。

    BAT三家中,腾讯和阿里巴巴在战投上尤为活跃。  腾讯今年的投资方向,包括有大热风口,如在教育领域进行了五笔投资,其中对猿辅导的投资金额高达10亿美金,也有在文娱传媒、企业服务、金融、电商等领域持续加码。  这是在较为恶劣的大环境中的另一种投资思路,寻找更优质的标的下重注。

    补充式投资(Enablinginvestment):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不存在紧密的业务联系,但被偷企业能够帮助CVC母公司构建商业生态、刺激市场需求、巩固市场地位。  在创业邦最新发布的《2019中国最活跃CVC榜单》中,除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三家外,京东、小米、字节跳动也都挤入中国最活跃内资CVCTop10。  期权式投资(Emregentinvestment):期权投资难以迅速提供回报,但能够给CVC母公司提供战略期权。

  根据36氪创投研究院数据,腾讯是全球最大的游戏投资人,年平均投资游戏公司数量在10家以上,在游戏板块的投资超过830亿,并曾在2016年花费86亿美元收购芬兰游戏公司Supercell,创下腾讯迄今为止在文娱板块的最高投资记录。  背后原因之一是,母公司腾讯在疫情之下业务并未受到过多不利影响,反而吃到宅经济红利,第一季度实现破千亿营收,同比增长26%,实现净利润达到27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9%。  在母公司业绩、财务状况皆表现良好的情况下,腾讯CVC的生存境况与传统VC大相径庭,无需承担过多压力,也依旧有足够的资金实力继续进行大规模投资。

    在谈及CVC与传统VC的竞争关系时,李朝晖表示,“(中国)CVC也在跟传统VC、PE等财务基金合作合作,一起把市场做大,而不是互相争夺有限的资源、玩零和游戏”。  在疫情中抗风险能力更弱的中小型企业,很难有余力再去支持CVC的对外投资,这类CVC的投资计划不得不被迫暂停。  京东战投部的大规模出手开始于2016年左右,至今已进行了超过100笔对外投资,主要集中于京东老本行电商领域,在永辉超市、唯品会两个案例上收获颇丰,也在易车和途牛上栽过跟头。

  小米对外投资的高潮在2014年,投资总金额达到47亿元,大举加码文娱,以12.2亿美元战略投资优酷,并在同年分别向爱奇艺和迅雷投资超过10亿元人民币。  连曾声称“三不”(不做应用、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的华为也转变态度,杀入了创投圈。  2014年,在“双创”引领下创业热潮兴起,带动VC市场大幅增长,同时,各家企业开始大举撒币,中国CVC在此时迎来爆发机会,开始崭露头角,并在此后几年影响力与日俱增,2016年投资案例数量达到4032件的峰值,投资金额继续逐年上升,在2018年达到5393亿元。

    进入2020年,疫情让中国VC市场更为艰难,募投退活跃度均创下2017年以来新低纪录。  总的来说,CVC已经大小企业们巩固优势、完善生态、扩大版图的必选项,随着各自企业的成长与资本实力的增强,CVC的投资类型在从驱动型向补充型、期权型转变。  去年7月,京东战投负责人胡宁峰上任,京东战投的投资风格也发生明显变化,逐渐转变以驱动型为主的投资风格,独立性加强。

    近期,因疫情表现惨淡的携程成立一家创投公司,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仍加码CVC。此后,小米的投资数量和金额相对来说都有大幅缩减,最大额的案例是在2019年投资小鹏汽车超过25亿元人民币。  “BAT就像天上的神仙,神仙在看人间打仗。

    背后原因之一是,母公司腾讯在疫情之下业务并未受到过多不利影响,反而吃到宅经济红利,第一季度实现破千亿营收,同比增长26%,实现净利润达到27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9%。联想系的君联资本今年内的投资金额已经超过2019全年,达到18.2亿元,与2018年投资金额的峰值22亿元也相差不远。小巨头们长成之后,也在通过CVC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

    CVC在中国发展迅速,但起步相对较晚,发展历史也并不长。  连曾声称“三不”(不做应用、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的华为也转变态度,杀入了创投圈。因此,CVC具有资金来源更稳定、存续周期更长的天然优势,在市场环境变化中,也表现出更强的抗风险能力。

  小巨头们长成之后,也在通过CVC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  总的来说,CVC已经大小企业们巩固优势、完善生态、扩大版图的必选项,随着各自企业的成长与资本实力的增强,CVC的投资类型在从驱动型向补充型、期权型转变。  京东战投部的大规模出手开始于2016年左右,至今已进行了超过100笔对外投资,主要集中于京东老本行电商领域,在永辉超市、唯品会两个案例上收获颇丰,也在易车和途牛上栽过跟头。

    从执行者到瞭望塔  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在近期的采访中说道,传统CVC很大程度围绕企业当前战略来进行投资布局,但在快速发展和更为开放的智能互联网时代,新一代CVC的格局更为宽广,以创业创新的力量反推母公司发展,成为其瞭望塔。  但一方面,VC机构现阶段普遍募资困难,另一方面,对创业者来说,他们很难去拒绝此时向他们伸出橄榄枝的知名CVC,这意味着更稳定的资金来源、业务支持、生存保障,这在艰难的创业环境中非常可贵,这意味着CVC对传统VC的威胁性越来越大。  进入2020年,疫情让中国VC市场更为艰难,募投退活跃度均创下2017年以来新低纪录。

编辑:SEO匿名者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italyintheisl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三元仔猪zylhzzc孟 丙酮 双氧水价格 宝格丽手表北京维修 碳酸钙多少钱一吨 苯酚丙酮价格 西安卡地亚 pvc行情 深圳二手挖掘机 宾馆客房用小冰箱 氯化钙价格 连婕 正定物流 591 dbp 固化剂多少钱一吨 tdi价格 吸尘设备 碳酸钾 汽柴油批发价格 山西焦炭价格 山东海力化工 石油焦 煤炭价格走势 北京至天津货运专线 belimo阀门 博拉 昕洁活性炭 成品油出厂价格 心中的太阳重新升起 回收银浆 对硝基苯酚 阿拉尔物流 宜州物流 收购电子料 塑化行业 中国塑胶原料网 化工商家网 焦炭的价格 旋流粒度分析仪 昕洁活性炭 高档篮球架 潍坊到克孜勒苏物流 防水土工布 北方展艺中心 31001 合成氨 银焊丝 橡胶脱模剂 氢化松香 中国化工原料网 pvc材料网 中国化工原材料网 中石化柴油批发价格 二甲醚价格 塑料原料 滦南马城铁矿 中国化工产品网 pvc塑料价格 丙烯酸羟丙酯 求购阻燃剂 申苏浙皖高速 杭州化工网 中石化柴油批发价格 abs塑料报价 二甘醇 聚氨脂产品 欣龙化工 北京到西安物流 张家港杜邦旭化成 中国化工 动力煤 求购苗猪 低合金方矩管 双氧水价格 聚四氟乙烯滑动支座 消音型工程塑料拖链 218.28.225.221 克莱恩助剂 218.28.225.221 塑胶行情 磷酸 sxe11.7 松香网站 昕洁净水 对硝基苯酚 铸铁管安装工具 昌吉物流 48 毒死蜱 液氯 汽油价 中国燃油价 汽油零售价 abs价格 宝格丽手表维修 塑料原料 塑胶原料网 最新汽油价格 lldpe价格 垦利物流 银触点的价格 炭黑 宝格丽手表维修 lldpe报价 无烟煤价格 化工企业网站 华成三防漆 abs价格 hdpe报价 二甲醚 钾肥 母猪多少钱一头 收购电子料 江苏金浦集团 丙烯供应 up48 苯酚求购 硫酸钾价格 5130 塑胶操场 风机价格 激光粉尘仪 三元仔猪zylhzzc新 煤炭行情 山东秸秆煤 中国化工机械网 动力煤 吸金纸 中国化工原料网 218.28.225.221 精细化工网 凉山物流 球墨铸铁管理论重量 启闭机71 冰醋酸价格 天津到福州专线 塑料网 欣龙化工 宾馆客房用小冰箱 最新成品油批发价 化工机械网 北京维修gucci手表 pvc纤维增强软管生产线 硝酸铵报价 昕洁聚丙烯酰胺 塑料原料报价 冰醋酸价格 煤炭检测仪器 湖北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小口径钢管规格表 气煤价格 pmma 双氧水价格 中国化工企业信息网 涤纶格栅 塑料布价格 朱环 江西堵漏公司 求购石英砂 湖北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石家庄岩棉保温板 材料拉力机 工业硫酸 球墨铸铁管理论重量 天津到大连专线 煤炭行情 求购芯片 醋酸乙酯 甲醇化工厂 丁酮价格 金属加工液论坛 苯酚价格 碳酸钠价格 精细化工网 丁酮 粗苯价格 月牙女鞋 土工席垫 pmma 沈阳铁路工务机械段 松香网站 氯化钙价格 油酸价格 启闭机71 回收导电银胶 oppoa201手机杀毒软件 黑河物流 镀金回收多少钱一克 山东秸秆煤 塑料报价 pvc塑料报价 合肥市采购 原煤价格 滦南马城铁矿